崇左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最强法宝商 正文 第205章-地契上的名字

发布时间:2019-09-25 19:40:01 编辑:笔名

最强法宝商 正文 第205章 地契上的名字

千浔松已经猜到袁老要请他们帮办的是哪一类事情,正好对于他而言不难,他脸上笑成了一朵花一般,他说道:

“老英雄,您请说,我们能办成的,我千浔松一定不会推辞!”

袁老说道:“我们的大主顾要找寻的那种稀罕药材,在点银山中出产。我们找到药材后,因这种药材难寻,需保护其生长的地方。因而,我们需要拥有整座点银山的地契,以及在这里建起山庄后的房契。能办到吗?”

袁老的最后一句话就四个字,甚是普通,但是这番话听到三人耳中,却颇为震撼。

岩政作为将门之后,对于疆域、地盘这类事最是敏感,他下意识就摇头说道:“这绝对不可以的,你们一帮子大元人,大老远地跑到我大竺腹地来,竟然就想做这点银山之主,断不可以,我反对!”

千浔莉香也是被这些大元人惊得小嘴张得老圆,她想到:这些人救了她与岩政不不假,只是一转眼他们就想做这好大一座山的地主!况且他们是大元人啊,他们的家在几千里外啊!这是什么状况啊?

她从未遇到过如此奇异之事,惊讶、震撼之后,小姑娘对这一行人大感兴趣。

胖子千浔松起初觉得这事办起来不难,即使他们想做整座点银山的地主,他也可以轻松办到。

现在,岩政一提出这些人的身份,这就不对了,大*麻烦!

他们是大元人啊!

现在两国正交战,他们却跑到这里来要占据好大一片地盘,确实不是个事!

如此一想,胖子千浔松在惊愕之后,就识趣地闭嘴沉默起来。

袁老知道现在两国交战中,对方的反对是有道理的,也是很自然的。

他也是不知该如何应对,就转身来到陈德、韦祖乐跟前,把对方的话转达,征询他们的意思,其实主要就是陈德的意思。

听了袁老转述的话后,陈德也知道这的确是一个很大的坎

最强法宝商  正文 第205章-地契上的名字

,那么有没有办法克服呢?

他就开动脑筋想起办法来。

哎,有了,陈德想到了一个办法。

这应该着落在袁老的身上,他在大竺做潜隐足有十几二十年,肯定有信得过的、有过命交情的兄弟,地契、房契上写他的名字,不就好了,甚至最好可以让他搬到此处坐镇,岂不更好?

陈德便低声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袁老,袁立金一听完陈德的话,恍然大悟,一拍大腿说道:“哎!还是公子脑筋灵活啊!这个办法好。”

然后,他稍微一想,就找到了合适的人选,便先把此人的情况禀告与陈德、韦祖乐:

此人名叫图科雄,就是德库兰行省的一名猎户,年纪比袁老年轻几岁,袁老是在一次执行霹雳堂任务时,顺手救了他一命,他们便开始交往,他为人淳厚忠义,可以信赖。

陈德、韦祖乐一听,都点头表示满意。

袁老知道要办成这事,还得靠胖子千浔松,就走到他面前,说道:“千浔公子,你看这样办可好,我有一个朋友,叫图科雄,就是德库兰行省的猎户,地契、房契上就写他的名字,让他做这点银山和山庄的地主。”

岩政还是觉得不放心,他不松口,就说道:“这样也不行!”

袁老便说道:“对于这图科雄,你们可以仔细调查,他是地道的土生土长的大竺人,他祖祖辈辈都是大元人。”

胖子千浔松倒是没有这么强烈的敌情观念,况且人家刚救了他们性命,这么大的人情,不帮他们一点忙,这完全说不过去。

而且,他的眼睛瞄到了那些金银珠宝,心里盘算起来:我们又不会白忙活,这些财物,交了契税之后,还会剩下好多。因为,这点银山上就只有一个废弃的矿山,本是荒凉之地,不甚值钱。

胖子千浔松便对岩政说道:“岩少,如果地契、房契上写的大竺人的名字,又是祖辈都是大竺人的话,更是没有问题啦。人家刚救过你,这人情够大了,帮他们办些事,我看是应该的。”

堂哥提到了救命之情,也让千浔莉香觉得该帮对方这个忙,况且地契、房契上写的大竺人的名字,又避过了两国交恶这样敏感的事,所以,她温声软语地说道:“岩少爷,我看地契、房契上写着大竺人的名字,就好了,你觉得呢?”

对胖子的话,岩政就当做了耳边风,可是千浔莉香的话,对于他却是另一个效果。

他稍迟疑了一会,才说道:“那好吧,调查一番图科雄,如果他真的祖辈都是大竺人,他又是德库兰行省的人,我就不反对了。”

既然这件大事已经商议停当,袁老放下心来,他接着说道:“这里面的财物,你们下山时,自己过来拿走七成就好了,这七成里面怎么分润,你们两家就自己商定好了。”

胖子就等着这句话,他立即应道:“好嘞!谢袁老英雄!谢两位公子!”胖子自然是有眼色的,他已经隐隐猜到陈德才是真正的后*台东家。

从山寨的账房出来后,众人开始四处在山寨中查看。

不久,就听到一位少年的喊声:“袁老,这里有两间房被锁住了!”

原来,两个少年好奇地在山寨里到处查看时,就在山边,而且靠近厨房的地方,发现了两间很特别的房间。

这两个房间窗户很小,而且窗户还被封了起来。房子用岩石建成,非常坚固。房门厚重,被关得牢牢的,而且门上是两把大铁锁。

在房门处倾听,似乎里面有人声。两人赶紧就呼唤袁老过来。

闻声赶来的众人,跟在袁老后面进入了里面,房间里光线昏暗,或坐或卧,每间房里有十几个女人。

这些女人都比较年轻,颇有姿色。但是个个都是面容黯淡,神情颓丧。

当看到有几个人进入房间后,她们都木然地看着进来的人。

而进入房间的人,绝大多数人都没见过这种场面,有些惊讶地看着这一屋的年轻女子。

房间里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袁老见过这样的情景,他知道这些年轻女子,都是被山贼掳来的良家女子。

袁老叹了一口气后,大声说道:“山贼被我们打跑了,你们得救了!可以回家了!”

有几个女子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声后,掩面痛哭起来。

有的年轻女子则相拥而泣。年轻女子里,大多数人都是喜极而泣。

这样悲呛、惊喜交杂的场面,让随后进来的千浔莉香深受感染,她的眼眶也变红了,噙满泪水。

这些年轻女子里,大部分是被过山虎等,带人从周围的村寨里抢来的。他们的父亲、兄弟,或是丈夫,有的就在万虎寨的山贼在村寨里抢*劫、抢人时,被打死打伤。

小部分年轻女子,是路过客商的随行女眷,在万虎山寨的山贼抢*劫时,被山贼看上后,就随财物一同抢掠上山。

这些年轻女子被抢上山后,日子过得非常的悲惨。

白天,她们要在山贼的监视下,做各种的劳作。比如,洗衣、烧饭、打扫房间、针线活、喂马,……,等等。

晚上则被山贼带入各自房间满足他们的淫*欲。

一有事情,她们就被赶入这两个房间,反锁在里面,就像今天这样。

袁立金处置这样的事情有经验。

他对于路过客商的随行女眷,就先问清了她们家在何处,然后问她们需要多少路上的盘缠,然后,在山贼抢来的财物里,也就是那一千两银子里,拨给她们足够的盘缠。

并交代千浔莉香先带她们回雷石城,再想办法回家。

千浔莉香对此事,自然是欣然答应了。

而对于山贼们在附近的村寨里抢来的年轻女子,就好办多了。

首先,让她们从山贼的专门收藏她们衣物的屋子里,各自寻找自己的御寒衣物,穿戴停当。

因为山贼为了防止她们在冬天里逃走,把她们关起来时,就不让她们穿防寒的衣物,她们现在每个人身上都是衣衫单薄,刚才房门刚一打开时,她们全都打起了冷战。

然后就让她们在厨房里烧饭。

因为,她们今天还没有吃过饭,一个个的,现在都饿得慌。

待她们吃饱了,就可以各自上路,回家了!

解救这些女子后,给陈德他们后来建立起来的山庄,带来了意想不到的益处。

就是,周围的村寨对山庄都非常地友善,山庄里出来的人到周围的山寨办事,或请人帮忙都意外地顺利。

因为,陈德一行人在建立山庄时,以及建立山庄之后,都没有声张,但是这些女子对解救他们的人都是感恩戴德的,细心的她们逐渐发现了,这个后来在山寨的基础上建起来的山庄,其实就是解救她们的人建起的。

她们对山庄的感激,自然就影响了她们的家人,进而,更多的人都对山庄持以善意。

这对于山庄的人在点银山寻找药材、灵才,打理整座点银山的资源非常地方便,有利。

...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医术怎么样贵不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效果怎么样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收费怎么样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在国内怎么样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看病收费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