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左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全国多地试点取消中小学校长行政级别

发布时间:2019-09-14 05:48:17 编辑:笔名

全国多地试点取消中小学校长行政级别

职级制说到底是政府与校长的“权钱交易”,政府用钱将校长的行政级别买走。但是,现在有相当一部分校长,拿走了行政级别以后,待遇反而没有原来高了,积极性肯定受到影响。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管理学院院长褚宏启

7月26日,安徽省马鞍山市博望区启动中小学校长职级制改革,即取消校长的行政级别,代之以需要定期考核评定、可上可下的“职级”,这项改革也被形容为给中小学校长脱“官帽”。

马鞍山的尝试并非“头啖汤”,此前,全国已有广东中山、上海、山东潍坊等多地为中小学校长摘除了“管帽”。但即便如此,马鞍山此次仍小心谨慎,仅选择博望区作为试点,而非全市范围内推进。

有校长行政级别高过教育局官员

马鞍山博望区此次改革面对全区42所公办中小学(幼儿园)校长,不再以学校的行政级别来定等级,而是以个人的综合能力评定职级,共分五个级别、十个等次,最高职级为“特级校长”,每月可享受职级津贴1000元。

此前,全国大多数中小学校长都有行政级别。1985年,国家在对机关事业单位实行工资制度改革中,提出中小学事业单位管理人员工资待遇与行政级别挂靠,即市重点中学、区县重点中学、初级中学和中心小学(完小)的校长分别挂靠正处级、副处级、科级和副科级,享受相应级别的干部待遇。

这种中小学校长与行政级别挂钩的制度,引发了种种诟病。其中,学校“官本位”氛围严重被认为是最为严重的情况之一。“很多校长的级别比教育局官员还要高,教育局怎么能指导学校呢?”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储朝晖表示,行政级别倒挂现象,造成政府与学校关系尴尬。

此外,这也加剧了学校之间发展不平衡等问题。“副县级校长肯定不愿意去正科级学校交流任职”,一名中部地区学校校长说。

教育局长兼高中书记解决副县级待遇

“长沙市的很多重点中学都是正县级,很多地方上很小的会,校长都要参加,占用了大量时间,使他们没办法去专心管理学校”,国家督学、湖南省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室副主任杨国旗接受南都采访时就坦言,这也使得部分校长除了开会,对学校管理都无所谓。“现在整个国家都讲级别,都把人分三六九等。实际上国务院、教育部关于职级制改革的文件下发以后,我感觉至少在湖南,级别比过去更强化了,现在我们这里县里的示范高中都已经改成处级了”,杨国旗介绍,甚至很多县教育局的局长也都是通过兼任示范高中的党委书记来解决副县级待遇。

曾享受正科级别的潍坊某中学校长此前每年都要参加几十场与教育无关的会议,“有那个行政级别在,开会就会觉得很正常”,但他也承认,大量的会议占用了治理学校的精力和时间,但当时鲜少有人感觉不妥。

多地试点打破“官帽”实行职级制

“去行政化”呼声持续多年,全国多地都对小学校长管理制度进行改革,其中,实行中小学校长职级制,成为了部分地方探索中小学去行政化的主要途径。

1993年,上海在全国率先提出了建立中小学校长职级系列的改革设想,并于次年开始在静安、卢湾两区先行试点。将校长分为五级十二等,即特级校长、一级校长(分二等)、二级校长(分四等)、三级校长(分四等)、四级校长(分二等),2001年扩大至所有普通中小学,2007年开始进一步推行中等职业学校校长职级制改革。

1999年,北京市西城区以及山东省潍坊市下属的高密市也开始了中小学校长职级制试点,其中,潍坊市在2004年底于全市全面推行。

此后,广东省广州市、中山市,辽宁省沈阳市,湖北省武汉市,内蒙古鄂尔多斯市等地也陆续开展了中小学校长职级制的试点。今年1月,山东省青岛市也迈入了试点行列中。

“职级制是让校长的级别和学校没有挂钩,是去行政化的一个环节,更侧重的是中小学校长的专业化”,储朝晖表示,其中关键一环,就是打破校长终身制的铁饭碗。

带有“官帽”的铁饭碗被打破了,校长的工作又该如何考核?目前,多地实行校长职级制的大体模式是,取消校长的行政级别,定期对校长的工作进行考核,依据综合业务能力分多个等级,评定职级,并结合聘任制、任期制、校长交流制,代替此前校长“金字塔形”的行政结构模式。


有赞小程序多少钱
微信如何制作小程序
微信做小程序